首页 > 代表团活动
王群大使就美英澳核潜艇合作及相关问题接受中外主流媒体采访
2021-11-26 23:34

11月26日,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会后的中俄联合记者招待会上,中国常驻维也纳联合国代表王群大使就以下主要问题回答了中外主流媒体的提问,阐明了中方的原则立场。

    一、国际原子能机构十一月理事会就三国核潜艇合作专设议题意味着什么?

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新增设三国核潜艇合作及相关议题,开启了政府间的讨论进程。这既反映出广大理事会成员国对此事的严重关切,也说明此事超出了机构秘书处的现有授权范畴,必须由机构成员国通过政府间进程探讨并寻求解决方案。这是朝着寻求妥善解决该问题迈出的正确一步,需在此基础上继续推进。

二、一些学者认为三国核潜艇合作是利用了NPT的漏洞,NPT没有禁止发展核动力推进装置,因此不违反NPT,中方对此有何看法?

现在国际上的确有不少这种似是而非、具有误导性的观点,否认美英澳核潜艇合作违反NPT的目的和宗旨,还试图混淆视听,这完全是掩耳盗铃。NPT作为当前国际防扩散体系的基石,就是防扩散的唯一标准。就美英澳核潜艇合作而言,不管是不是核动力堆,要害是其是否涉及使用核武器材料、是否涉及核武器材料的非法转让。

就条文而言,NPT第一、二条分别明确规定了核武器国家和无核武器国家的条约义务,包括核武器国家“不以任何方式协助、鼓励或引导无核武器国家制造或以其他方式取得核武器”,无核武器国家“不寻求或接受在制造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方面的任何协助”。美英作为核武器国家直接输出成吨成吨的核武器材料,澳作为无核武器国家接受这些核武器材料,都是对NPT的公然违反。

就NPT的目的和宗旨而言,不能理解为NPT仅仅只禁止转让“核武器”,而允许通过以拆散成零部件或核武器材料的方式从事扩散。同样,NPT也不能理解为仅仅只禁止“偷偷摸摸”的转让,而允许美英澳如此明目张胆的核扩散。

这些基本事实必须厘清,不能任由三国混淆视听,用所谓“核动力堆材料”等概念来浑水摸鱼,掩盖其核武器材料的非法转让及扩散行径。三国必须尽早做出澄清,给国际社会一个明确的交代。

三、目前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保障监督体系能否解决对三国核潜艇合作的保障监督问题?

美英澳核潜艇合作涉及核武器国家向无核武器国家转让成吨的核武器材料,国际原子能机构现行的保障监督安排无法对其实施有效监管。

国际原子能机构全面保障监督协定模版文件第14条(例外条款)并不适用于美英澳核潜艇合作。第14条是针对有关国家的自主研发,本身并不涉及三国核潜艇合作这种通过非法转让得到的核武器材料。就像银行不能处理来路不明的黑钱一样,如果第14条允许“洗白”来路不明的核武器材料,这和银行“洗黑钱”有什么区别?

美英澳核潜艇合作已成为国际原子能机构保障监督安排的大麻烦。机构全体成员国必须行动起来,通过政府间进程探讨公正合理的解决方案,切实消除其扩散风险。

四、在当前美伊恢复伊核全面协议履约谈判即将在维也纳举行之际,三国核潜艇合作是否会影响这一谈判?

美英澳核潜艇合作将引发一系列影响国际防扩散体系、全球战略稳定、国际安全秩序的政治问题。特别是在美伊恢复伊核全面协议履约谈判复谈之际,三国此举将向世界和伊朗传递什么信息?

就伊核问题而言,与三国核潜艇合作涉及的核材料有共同之处,譬如,“浓缩铀丰度”和制造核武器的“突破时间”。在浓缩铀丰度问题上,美英一方面要求伊朗不能生产丰度超过3.67%的浓缩铀,另一方面却公然、直接向澳输出丰度超过90%的武器级高浓铀。在制造核武器的“突破时间”这一伊核全面协议核心问题上,美英一方面要求伊方将时间限制在至少一年以上,另一方面却公然、直接向澳输出现成的核武器材料,使澳大利亚的“突破时间”可以减少到几天甚至几小时。这是典型的双重标准。

防扩散必须也只能用一个标准,这就是NPT这一习惯性国际法,和国际防扩散体系的基石。当前我们并不希望看到三国核潜艇合作对伊核谈判造成影响,但这种双重标准的做法,客观上会不会影响伊核谈判,是美英必须思考的问题。

五、三国核潜艇合作与上世纪80年代加拿大计划引进核潜艇的案例性质是否相同?

这两个案例都涉及核武器国家向无核武器国家转让核武器材料和技术,事件性质和引发的防扩散风险是相同的。上世纪80年代,加拿大计划引进核动力潜艇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澳恰恰是最强烈的反对者,加拿大最终因国际社会的反对而放弃相应计划。对此,国际社会有理由要问,美、澳当初基于《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阐述的反对理由,今天是否依然有效?现在美英澳三国要开展美澳当年明确反对的合作,这到底是NPT变得无关紧要了、还是三国走到了NPT的对立面?

六、如何解决三国核潜艇合作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三国核潜艇合作只能有两种解决方案:一是三国合作违反NPT的目的和宗旨,这本身就是扩散行为,必须自行撤销有关错误决定;二是如果三国自己不改正,鉴于现行的机构保障监督安排无法对三国核潜艇合作实施有效监管,那么此事必须由机构全体成员国通过政府间进程共同探讨解决方案。

中方主张现有的政府间进程应在机构理事会继续下去。下一步,为了更加有效地聚焦解决相关问题,中方建议机构尽早成立所有成员国均可参加的特别委员会性质的机制,继续进行深入讨论,并向机构理事会和大会提交建议报告。在通过共识找到妥善的解决方案之前,美英澳三国不应开展核潜艇相关合作,机构秘书处也不应擅自与三国谈判针对三国核潜艇合作的保障监督安排。

中方希望三国倾听国际社会呼声,撤销有关错误决定,重视履行国际核不扩散义务,多做有利于地区和平稳定的事。与此同时,我们也呼吁国际社会共同行动起来、以实际行动捍卫NPT的目的和宗旨,共同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共同维护全球战略稳定和国际和平与安全。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